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微课程 只为成为有想法的人

简简单单做研究(QQ群:109059010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60——破解研究的困境(与张清义的对话)  

2012-06-02 11:05:1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研究的困境

研究的困境... 1

我的苦恼... 1

玉平视角:喜欢比较的思维... 1

我是谁?... 2

玉平视角:找不到的自己……... 2

我们是在挑战文化... 2

玉平视角:挑战文化... 3

微课程究意怎么办?... 3

玉平视角:先从使用开始。... 4

 

(背景:张清义系学校副校长,分管业务,去年接触到了李玉平老师,开始了研究,一开始热情很高,但是后来遇到许多问题,非常困惑,这么好的东西怎么推不下去?2012、4,随着李玉平教师到内蒙古自治区参与了一次游学活动,回来后感觉自己的进展不大,更焦虑。5、31,李玉平老师成立微课程制作团队,邀请张老师参与,下面是他们的对话……)

 


我的苦恼

张清义:李老师:我很愿意做这件事。不过近期自内蒙回来后,我一直感觉到压力、功利。看到鹏飞以及其他省都变化很大,包括我们附近的一所学校,在做微课程方面比我们步子都大。我一直在想自己的进步不明显的原因,是因为想的多做的少?还是因为自己太追求功利了?是因为自己对大家的引领不足?也许是我们学校的研究氛围不够浓?我们学校起步不算晚,可为什么迟迟难以有所进展?总体感觉就是现在“动力”不足,包括思考力也似乎有所下降。

李玉平:我不知你讲的你们附近的,是不是刘秀艳?

张清义:有两个:刘秀艳是其中之一,还有一个,他在上海听过黎教授的报告,拷了一个您的微课程,现在正在铺开的:先是做质量分析,然后在家长会上放。


玉平视角:喜欢比较的思维

从清义的发言中,看到了我们最惯于的思维:看到别人的某特色,会自觉不自觉地进行比较,于是产生了严重的距离感,这种力量非常强大,有时足已击跨自己。这种比较容易出问题:往往会忘记自己的特色,于是开始自觉不自觉地往人家的方向转移,跟着人家走,于是不知不觉间自己迷路。

而这种情况下,更需要潜心研究自己:我从哪里来?我要到哪里到?

 


我是谁?

张清义:谢谢李老师,您这么一讲,我忽然感觉到,是有这种情况……

李玉平:谢谢,我们回顾一下,你们做了什么?

张清义:……我得想一想,

李玉平:你还记得吗?你根据微课程总目录,你选择自己需要的,做了自己的培训课程?

张清义:不好意思,是不是今年我们根据学校选了个微课程那一个?

李玉平:是,年初的事,也许进展不顺利,但重要的是开始了,这是第一个。这有几个标志:1、标志着“我的课程我做主”,基于我的需要,从资源库中建构自己的课程,而这种课程一定是基于我的真实需要的,2、与专家的深度合作,这种合作不是你指挥我,而是我们处于一个平等的研究层面,这个意义可能更大。

张清义:这样一讲,我确实感觉自己还做了不少……但实事求是,其实做的并不好,主要是在每月一次的分享会上,但是大家反馈都不错的:能引起思考。

李玉平:有问题是正常的,重要的是这种工作方式的开始。再说了,微课程本来就是学校研究很小的一部分,不是取代过去,“能引起思考”本身就是发展。这种思考多了,必然会引起变化……

张清义:是的,我们确感觉对学校的文化变化了,两个细节:一是我们做的宣传版用的照片都是老师的,而且大多数老师都在上面;另一方面就是六一学生团体操展示让每一个学生都能展示。第一个绝对是无意的,后来观察才发现的。

李玉平:是的,真正的变化一定是一点点开始的,不可能“天翻地覆”而且,你也许没有发现,你也在变化——刚才这种静静的观察何尝不是一种变化?

张清义:反省自己:一方面没有看到身边细微的变化;另一方面过高的拔高了自己。

李玉平:是的,你的定位一开始就有点高了,不过你应该感觉到自己的变化:用一种平常的心态、一种欣赏的耀眼眼光、一种渐进的处事方式在工作。

张清义:谢谢李老师帮我找到了一些过去没注意的东西,换一个角度思考问题。不能埋怨别人与环境,还是想自己,有时可能想多了、想高了。


玉平视角:找不到的自己……

我从哪里来,我要到哪里去,一个看似简单命题却变的非常复杂,因为在我们国家,各种诱惑与干扰太多了。检查、评比、讲座、会议、文件……轰轰烈烈,喜欢运动、习惯跟风……

但清义刚才不经意的对话中,发现处事方式开始变化,而这是非常难的。


我们是在挑战文化

张清义:您这一说,有点感觉,找点自信。我经常想,有时激动、兴奋,有时好像忘了本。刚才傅会然告诉我:上次的搞的分享会我太急了。

李玉平:是的,这是成长的必然,所以我为什么让你慢一点?其实这个慢的过程成长最快的是自己——你经历了这一段痛苦,后面成长的力量更足。

张清义:近阶段一直是“两种文化”在战斗:大统一的、运动式的管理文化与倡导人性、自我发展的文化,有时真的很苦恼,总以为自己发了个什么通知,大家都得参与,可内心另一种声音告诉自己:不能搞运动。

李玉平:是的,回想你这一年多的经历——激动——兴奋——彷徨——困惑——痛苦——焦虑……现在,更多了思考:你会发现一个成长的过程,过去你是在中国的轰轰烈烈文化背景,现在要转到一种宁静、渐变的科学的思考模式,这是一种质的飞跃,你正处在转变最痛苦的阶段,如果过了这个坎,会好多

张清义:谢谢李老师指导迷津,希望这个“过程”能短一些。

李玉平:呵呵呵,这个过程也许没有终点……但恰恰是这种充满未知的远方,让研究充满生机,当你有一个个突破时,你的心里的豁然开朗让你神清气爽;正如你现在的感觉,相信,你有这种感觉,同样你的教师也一样,这种感觉是过去运动式的研究所没有办法相比的。


玉平视角:挑战文化

下文件、出政策、领导重视、专家讲座……心情可以理解,但请相信,促进变革真正的力量源于教师内心中,内心的认同、内心的追求。外力虽然重要,但外力永远是第二,如果外力过于强大,内心的喜欢也会被外力抵消……这种研究最直接的表现就是轰轰烈烈,大场面、大运动……最直接的效果就是短命,今天你将过去“革命”性的覆盖掉,明天一个新的运动又将你覆盖掉——无休止的覆盖,无休止的“革命”,无休止的“新**”,无限的循环,但永远沉淀不下来的文化。今天的新课程已第八轮了,我们不知还要多少轮……


微课程究意怎么办?

张清义:谢谢李老师的引领,不过,现在我们的微课程怎么办?

 

李玉平:谢谢,其实你们已启动了,1、参与微课程的游学、2、全国微课程团队的朋友网络交流;3、成立了自己的微课程制作团队。

张清义:但是感觉做的不好。

李玉平:谢谢你的坦诚,我们还回到你刚才讲讲的朋飞与秀艳他们,先讲朋飞,她是先从自己做微课程开始的,先做短文,后做了一本书……,再讲刘秀趋,我是从他先做的《美丽人生》开始的,做了两稿,自己找到感觉后,慢慢开始的。

你们也做了,不过你是从教师开始的,所以,我提一个建议:你先从自己开始,试着做一集:比如一本书,或一则故事。……这些素材是人家的,我们只做选择并加工,你的感觉越深入,引领力越强,效果越好。有了这种体验,接下来再开发自己的

第二、继续研究使用,如何使用他人

张清义:明白了,从简单入手,未来无限可能。


玉平视角:先从使用开始。

看似简单的事,做起来并不一定简单,比如微课程,看起来亲切是因为他接近教育的本质,但发现这些东西并不容易,特别是我们目前的大而空有研究背景下,这个更为复杂。

一切相比,使用最简单,所以先用开始,正如你一部电影一本书或一篇文章,你先从看开始,而不是制作开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9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