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微课程 只为成为有想法的人

简简单单做研究(QQ群:109059010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微课程“脚本开发师”培训课程1-1:脚本《拒不认错的错人》感觉如何  

2013-03-29 22:01:3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拒不认错的铁人

手 机

手机作为现代化的通讯工具,已经在中国社会中得到普及。其普及程度从中小学生中手机的使用率就可见一斑。因此,上课下课玩手机,自然成为中小学里一件司空见惯的事。

虽然有专家呼吁,孩子过小就使用手机并不利于孩子们的身心健康。但是,比起手机可见的方便快捷来,电磁波的辐射完全是看不到的,何况手机又非常便宜。因此,虽然学校有明文规定,不许一定年龄段以下的孩子使用手机,但手机依然成为学校和教室的一大风景。谁会冷落或无视现代科学技术带来的便利呢?

终于有一天,因为手机"出事"了。刚下课不久,一个二年级的孩子跟着我进了办公室。他是班上表现较为积极的孩子,于是我让她顶替临时生病的双语课代表,帮我收发作业。来到办公室,老师们都像往常一样,将课本、手机等日常用具一应放在办公桌上,就忙着上厕所或洗手之类的。我也一样,等我洗完手,就把作业交给了这个孩子。

从我手里接过作业,那孩子就蹦蹦跳跳地出去了。我也一点没有在意。不一会儿,邻桌的"小老师"(刚刚来的新老师)就开始歇斯底里地叫唤了:"谁?谁?谁用过我的手机々我手机上的电话号码和短信都被删了!……"对这个风风火火、说话夸张的小同事,我们历来都挺大度,并没将她说的话当回事儿。

小同事看我们一脸惊愕不解的冷漠,有些急了,"叫嚣"一阵后,终于忍不住有点气急败坏地说:"你们,谁,动过我的手机?由于嗓门明显地提高,再看她"恶狠狠"的样子,似乎不像在开玩笑,也不是在危言耸听,我们开始相信了。小同事看我们有了反应,舒了口气,顺势将手机递给我:"看吧,我手机里什么都没有了。怎么办?我所有的重要信息都在手机里,同学的电话, 些重要的信息,这下全没了。怎么办?"说完,她继续在那里"叫嚣"。

谁呢?会是谁呢?短短几分钟时间,就出了这种纰漏。下课时,办公室像教室一样嘈杂,谁会摆弄手机呢?老师们都有自己的手机,犯不着去摆弄她的吧?难道是学生,但又是谁呢?总不能无缘无故地怀疑谁吧?

我正寻思着,一个同事试探性地说"你总不至于说是我们弄丢了你的信息吧?我们可都是手机一族啊。"见这个同事没心没肺的样子,小同事急了:"你们怎么这么没良心,事情都这样了,还有心开玩笑,真是的。"这时,另一个同事提醒说:"刚刚下课,有学生进过办公室没有?"我一听,急了:"有啊,我就叫过一个孩子进来拿作业。"大家一合计,下课时的混乱中,共有三个孩子来过办公室,但都是经过老师同意的。

小同事的办公桌就在我旁边,似乎我的"嫌疑"最大。我仔细思索整个过程,从进办公室到让孩子拿走作业,总共也不过三四分钟,怎么可能呢?

这当儿,其他两位让学生来办公室的老师都说话了,其中一个说:"哎呀,没关系,信息丢了,再重新建嘛!"小同事一看,自己作为受害者,不仅没有得到高度的同情,反而还这样受到奚落,一下红了脸,没好气地说:"你知道什么?"

等弥漫的硝烟渐渐消散,我安慰小同事说:"现在,你先不要着急,事情都这样了,暴跳如雷也没有任何效果。说来说去,情况不仅不会好转,可能还在同事之间生出不快。再说,我们现在还并不知道是谁呀。"

小同事安稳了些,没有再嘴硬,也没有再抱怨。但我知道,这事情并没有完。我寻思着,思前想后地回忆整个过程。短短几分钟时间,也没有那么快吧。我抱着侥幸心理安慰自己,怎么自己老是看走眼呢?上次是手机事件,这次还是手机事件,怎么这么倒霉哟,什么事情都被我摊上了。

老师,我就是不认错

小同事好不容易安静下来,我也在头脑中逐一排查。首先,这不像是同事之间的恶作剧。因为,这样的恶作剧既不高明,也太狠毒,损人又不利己。其次,手机不会自动出问题,将所有信息删除,虽然有所谓网络黑客可以侵入手机,但这种情况通常不是个案,而应该是普遍性的手机问题。

后来,我想起来,下课期间来的三个孩子,另外两个都是高年级的,只有我的临时课代表是二年级的孩子。会不会是她呢?如果是,需要理由来支撑呀。安抚了小同事,我疑惑地来到二年级的教室。

再一次,我自告奋勇地当起了福尔摩斯。我再次把临时课代表叫到办公室,旁敲侧击地探听情况,但她对我的问题毫无反应,对我的一席话一脸不解。最后,我只得直截了当地告诉她手机的事。她表情自然,一脸无辜的样子。

线索被中断,我不得不寻求其他方法。和单纯的孩子相比,我还真有点"老谋深算"的样子。谈话无果,我迅速终止了询问,让她回到教室。总不能因为"手机事件"耽搁孩子上课吧。

晚上,我悄悄地给孩子的家长打电话,了解孩子在家的情况。孩子的母亲说,这个孩子什么都好,就是脾气倔,还特别爱玩手机游戏,一有机会,就把大人的手机拿来玩。家长指出她的缺点,她还老不服气,而且从来不认错,即使错了,也还要硬撑着。从家长的口中我得到了重要信息。但我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,而是伪装得极其自然,装作与家长的沟通是学校的工作惯例。

了解到孩子在家里的情况,对我的侦破工作至关重要。过了两天,我利用晚饭前的时间,专门找她到我的宿舍里。我"狡猾"地先撇下手机的事不谈,转而谈论她在家里的事。我问她通常在家里和谁一起玩,是和爸爸在一起的时间多,还是和妈妈在一起的时间多。孩子是单纯的,她可以戒备一时,但不能时时戒备。

经过几轮拐弯抹角的避重就轻之后,我问她平常在家里玩不玩电脑游戏什么的,玩什么电脑游戏等。一听说游戏,她立马眉飞色舞地说:"有时候要玩,但父母多半都不让玩。很多时候都是玩手机游戏。"然后我"假惺惺"地问,平常主要玩什么手机游戏,用谁的手机玩。正当她说到高兴处,我出其不意地急转直下,来了个百八十度的大转弯,直接说了那天小同事手机的事,她脸一红,支支吾吾,低下了头,再也不说话。

初战告捷,我勇气倍增,然后循循善诱地鼓励她说"其实,老师是很相信你的,小孩子做错了事,承认并改正了,照样是好孩子。或许,任何人不小心都会犯一些小错误。"但不管我怎样苦口婆心,她就是一言不发,不时还抬头用充满敌意的眼神看我。或许,在小孩子心里,大人还真是够"卑鄙"的,但不"卑鄙"又有什么办法呢?总不能让孩子养成不良的坏习惯吧。

忍无可忍

费了很多精神,这小小"刘胡兰"还就是不搭理我。当她再一次用那种充满敌意的眼神瞅我时,我终于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,一反刚才的温和与冷静,又是威胁又是挑衅地大声断喝:"你不承认,是不是?没想到,平时这样个优秀的孩子,居然这个样子!做错了事情还不敢承认。不要把家里的那一套拿到学校来。"最后,我几乎给她下了最后通牒:"今天,你不老老实实承认,休想离开,5分钟之后,还不承认,今晚就把你关在办公室里。" 看我情绪激动,小孩子吓傻了。她嘴唇翕动了一下,我以为她要开口了,但她最终什么都没说。然后,我和她就一起等待这漫长的5分钟过去。在等待中,她几次都欲言又止。

3分钟过去了。我看着手表,再次警告她说:"你小小年纪,好好想清楚,到时候不要说老师没有给你机会,我可是给了你足够机会的,如果你想今晚一个人待在办公室里,那也没关系。我说到做到。给你机会你不要,到时候想说的时候,可就没有机会了。"说完,我感觉自己真是那只可怜的贵州"驴子"。我更担心,5分钟时间一到,她还缄口不言,我该怎么收场。说完,我从第四分钟开始进入倒计时。时间越来越少,而我也越来越将自己推入被动的死胡同,我不敢肯定,她到底承认不承认。

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,我们都屏住呼吸,仿佛都在静静地等待着"命运的裁决"。到最后lO秒钟时,我故意掏出钥匙,做出要离开到办公室去的样子。她看我这回是动真格的了,才用很低的声音带着哭腔说"老师,我说……"终于听到她开口了,刚才凝重的空气才再次流动起来。虽然心里暗暗高兴,但我还是假装没好气地说:"哼,让你说你不说,告诉你,你想说啊,我不听了。"说完,就拉着她,迈开大步,径直往办公室走。她看我态度坚决,毫不迟疑,才再次说:"老师,我说。"这一次,声音比刚才更低了。

几轮交手之后,我已经有点精疲力竭了。然后,她用蚊子般哼哼的声音讲述了事情的经过.原来,她趁我下课洗手的当儿,顺手拿起邻近办公桌上的手机,准备见缝插针地玩一把手机游戏。但由于小同事的手机并不是她熟悉的父母手机的型号,把玩了一会儿之后,不知道怎么的,手机就忽然关机了。眼见手机关机,她立马把手机放回原位,等待我的任务。

听她说完,我一改先前的强硬态度,转而温和地对她说:"其实,玩手机游戏本身没什么,但你不能未经别人允许随便玩人家的手机。或许,你确实是不小心删掉了手机的信息。但问题不在于手机信息被删了,重要的是你未经别人允许,就擅自拿别人的东西。你想想,

如果是你,你怎么想?"到这时,她才支支吾吾地说:"老师,我知道自己错了。"我乘胜追击"你知道错了,那为什么不早承认,非要让老师发火呢?现在,你觉得该怎么办?"

 

她沉吟了一阵,嗫嚅着说:"手机弄坏了,赔她的手机,行吗?"哎呀,听到这里,你可能也失去耐心了,信息被删除,并不是手机坏了。手机没坏,赔个手机又有何用?但这些我都不能表露出来。我照例温和地说:"这样吧,我去给你疏通疏通,手机就不用赔了,但你必须给那个老师认错。还有,以后一定要记住,未经别人允许,绝对不许擅自拿或玩别人的东西。"她听我这样说,哭得更厉害了,抽泣着点点头。

接下来,我跟她说:"其实,老师知道你不是故意的,你这么优秀的孩子,要时时严格要求自己。做错了事情,要敢于承认。"她最后对我说:"老师,其实,我知道自己错了。但就是……"我接上她的话,笑了笑说"嗯,就是,就是不承认,像鸭子一样,煮死了嘴都是硬的。"

最后,我告诉她,其实,这件事本来与我无关,我不过是她与小老师沟通的一个桥梁。后来,我和她来到办公室,主动找到小同事。我故意当着办公室所有同事的面,大声说"小老师,这个同学今天主动找到我,说要向你承认错误,你的手机是她不小心弄坏的。"说这话时,我故意强调了"主动"、"你"、"不小心"等词语,孩子则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。接下来,这个同学走到小同事面前,说出了事情的经过。由于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天,小同事也不再激动,看到孩子已经承认错误,也不好再说什么。

尾 声

和"小铁人"的一番厮杀和搏斗,让我有点身心疲惫。感觉这老师真是有点难堪、难当。发生这件事之后,"小铁人"蔫了好几天,我也不再提这件事。但是直觉告诉我,我必须以另外的方式和途径了解"小铁人"是否真正有了一些改变。

任何事情都不能急于求成。俗话说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。当老师是急不得的,急躁容易失去理智,一不冷静工作就容易出问题,就可能伤害孩子或伤害自己。在我所教的几百个学生中,"小铁人.还真是头一遭遇到。小时候,我也是一个嘴特别硬的孩子,但通常是在家里,到了学校就完全是另外一副样子了。虽然有时候心里并不服气,但嘴上倒还是答应得蛮好的。这个"小铁人"还真是表里如一,在学校和家里都保持着"原生态"的状态。

"手机事件"过去了大概两三个星期,我再次有意无意地给"小铁人"的家长打电话,了解"小铁人"在家里的情况。"小铁人"的母亲主动说,不知道为什么,这段时间自己的孩子有了明显的变化,不管是玩爸爸的手机,还是玩妈妈的手机,每次都要先经过父母的

同意,而且玩的次数比以前少得多了。

后来我也把"小铁人"近段时间在学校里的表现通报了家长,但是绝口不提小同事手机的事。了解到"小铁人"的变化,我备感欣慰。看来,这"小铁人"还真不简单,知道从错误中吸取教训,并时时按照老师的要求规束自己的行动,这对六七岁的孩子而言,是难能可贵的。

抓住这个机会,在此后一段时间,我总是留意"小铁人"的每一个变化,并时时在班级中"狠狠""飘扬"(四川话对"表扬"之意的幽默说法)她。如今,"小铁人"已经被我成功"收编",成为二年级中跟我最铁的"跟班"之一。

当初,我还有点后悔自己对"小铁人"发了火,现在看来,发火是值得的。或许,这恰恰就是因材施教的意义和宗旨吧。但我得承认,制伏"小铁人"的招是"险招",稍有不慎,老师就会玩火自焚。因此,这一招一定要慎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